<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給消費券潑點冷水

        2012-12-22 16:42:21閱讀:5044次

           

         

                 消費券法律后遺癥應當及時注意

                        陳有西

         

                                                                2007年文章

         

            為了拉動內需刺激消費,受國際上一些經濟刺激方式和福利國家做法的影響,我國中央政府加大了產業投放,許多地方政府則實施了一些“消費券”刺激居民消費。即用公共財政向社會特定群體主要是普通消費者進行救助性和刺激引導性的投放。南京、成都、杭州、蘇州等地都已經實施,并迅速幫動了居民消費和周邊旅游市場。其一時的好處是不言而喻的,也符合當前各地政府努力消解經濟危機影響的一種導向。

        以杭州為例,春節前夕,杭州市區共67萬人領到了總額1億元的消費券。據當地媒體報導,消費券啟用第一天,新華書店解放路店、慶春店及西城廣場店,3家門市銷售額達到50萬元;1月24日到2月8日,全市六城區共售出指定杭產家電1707臺,累計回收消費券價值49.53萬元,銷售總額達202.93萬余元,消費券放大率達到4.10倍;春節近萬人使用消費券游覽西湖景點,杭州21處收費公園收到消費券7365張。截至2月8日,杭州指定的535家商戶共接收消費券價值4772.41萬元,占總發放額的47.72%。3月1日,杭州又到上海等地向居民免費發放1.5億元的旅游消費券。而繼杭州之后,寧波、湖州、南京、揚州、無錫、蘇州等地也通過各種方式送出“旅游券”。粗略統計總值已逾5億元。國內其他內地城市也都開始仿效這種做法。

        在一種分享好處的行政措施面前,我們往往會放大其好的一面而忽略其可能產生的消極作用。在我看來,消費券在刺激經濟和讓公民分享公共財政角度來看,無異是有好處的。但是,如果按此跟風,在法律上則會產生嚴重的后遺癥,亟需引起中央銀行和各級政府的注意。在開始一項行政措施之前就要周密研究。另外,作為重大財政行為,全國人大和各級人大應當進行事先審議,而不能讓政府完全掌握投放公共財政的權力而不受任何節制。

        消費券會產生什么樣的法律后遺癥?

        第一、   消費券性質不明容易引起“跟風現象”導致金融混亂。

        政府發放的消費券的財富來源應該是國家財政收入和地方財政收入的一部分。而不是企業和行業、商場的一種促銷打折券。應該是政府財政收入中劃撥的。如果允許企業和行業都有權發放消費券,就會變成廣告促銷的喙頭。各個行業都可以搞,就會成為用優惠措施促進本行業消費的一種手段,同打折銷售沒有什么兩樣。比如南京的旅游消費券,政府發放,到農家樂消費,農民憑這些券向政府領現金,把財富引向農村,帶動農村經濟和農村旅游。如果這些券只是農家樂自己的打折券,就同政府財政毫無關系。投放刺激作用就無法體現。百姓也沒有從公共財政收入中享有好處。但是,當前已經發行的消費券性質非常混亂,政府的、行業的、商場的、酒店的,都有。由于商業行為傳染很快,企業的這種“積極性”會更大。可能造成泛濫。如果這樣一哄而起,會產生嚴重的后果。

        第二、   消費券成為可兌現流通券違反人民幣管理規定。

        貨幣的基本特征是具有可流通性和價值性。可流通貨幣是一個國家的經濟命脈所系,是國家必須嚴格管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第二十九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印制、發售代幣票券,以代替人民幣在市場上流通。如果消費券只是一種政府發放的社會福利措施,一次性消費不流通,問題還不大。但是,現在已經出現了消費券的轉讓、互相抵扣現象,有的地方甚至已經可以用于購房、買社會保險。這就成了一種可流通的有價證券。有的地方已經出現低價收購、集中轉讓消費券現象。如果這種現象長期存在,就會實際上出現“第二貨幣”,直接違反人民幣管理條例,直接擾亂國家金融秩序。

        第三、   消費券發放環節容易產生貪污挪用引發刑法后果。

        消費券在人們心目中不象人民幣現金,發放和流轉環節管理不嚴,在發放過程中可能會出現截留、贈送、挪用等現象。由于這不是一種現金,干部收這些券也不會象收錢一樣理解為受賄,容易喪失警惕。如果只是促銷性質的商家的打折券,這些行為并不構成犯罪。但如果是國家財政發出的券,就會產生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賄罪和行賄罪的后果。由于都稱作“消費券”,這種性質的混亂很容易陷人于犯罪而不自知。

        第四、   消費券偽造容易可能出現偽造犯罪和金融詐騙。

        由于人民幣印制困難、有防偽措施,并受國家刑法的強制性保護,偽造的現象比較少見,也較難。而消費券偽造則相對容易。因此,極有可能在數月半年內出現偽造消費券的詐騙犯罪行為。如果政府發出一億,在回收兌現時變成了二億,這個后果誰來承擔?因為對于廣大商家如農村飯店旅游點而言,他們無法辯別消費券的真假。國家也沒有給他們比較鑒別的方法和要求。他們收到這些假券后如果政府不給兌現,就將造成損失,而兌現則顯然違法。持假券來兌現的人有沒有法律責任?這一系列問題,都會導致行政管理、司法審判中的一系列后遺癥。地方政府不進行任何研究論證就迅速發放這種代幣券是不負責任的。是典型的行政機關拍腦袋決策無序現象。

        消費券體現的是一種公共財政的分享方式問題。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國家觀念是民有、民治、民享,其中就有民享的觀念。新中國在理論上也是支持這一觀念的,即人民稅收為人民,國家征稅所得要用于人民的事業和人民的福利。由于我國各級人大對預算撥款權的放松,實際上這一條體現得不明顯。但大多數國家稅收都是用于人民利益的。但是,一直以國家建設、國企投放、國家公共開支、國家機器如軍費、公務辦公開支的方式使用了。中國歷史上除了災荒賑災,政府只有向百姓收稅沒有直接發錢的。直接給人民發錢,這是一種福利財政在中國的創新,體現國家積累民有、民享的問題。但是,消費券的方式并不是一種好方式,尤其是沒有充分研究就這樣大規模推行,無疑是公共行政不成熟的一種表現。已經有經濟學家提出,我國真正的問題不是財富均分問題,而是機會均分問題。權力壟斷和國家壟斷造成了大量的機會非平等,如農村人口的貧困好多是由于資源占有權、價格政策、土地政策、住房政策、戶口制度造成的。均分財富并不能創造財富。因此,發消費券的行為不應該是國家長期的行為。作為刺激經濟的一種方法,也要充分注意其可能出現的副作用。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