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陳有西:媒體不能給王林定論定調

        2015-08-04 15:30:55來源:鳳凰網閱讀:6511次

         

        陳有西:媒體不能給王林定論定調

         ( 209) 2015.08.03 第21期

         

                   #slidedesc2 p{ line-height:24px; font-size:14px; padding-left:18px; text-indent:2em; margin-bottom: 25px;}           #slidedesc2 p img{ text-align:center;}

         

         

        王林又火了,王林的辯護律師陳有西也火了。

        日前,王林因涉嫌非法拘禁,在宜春被江西萍鄉警方帶走,協助警方調查“鄒勇被不明身份人帶走下落不明”一事。隨著陳有西和一些媒體之間的激烈爭論,王林案似乎成了羅生門。

        “王林案或許會有重大轉機”,作為王林辯護律師的陳有西何出此言,到底是有確鑿證據還是嘩眾取寵?

        王林辯護律師陳有西在二赴萍鄉途中,接受鳳凰評論《高見》欄目專訪。

        他認為:“作為新聞,依據一些不確定的信息源、進行一些分析是可以的,但是作為法律定性真的不行。”

        訪談嘉賓:陳有西 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兼主任,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人權委員會副主任,中國人民大學律師學院教授、碩導。曾代理重慶李莊偽證案、安徽興邦吳尚澧集資詐騙死刑改判案等。

        鳳凰評論《高見》欄目訪談員:劉昱含

         

         

        一、我有把握,被輿論判決的王林案會逆轉

         

        鳳凰評論《高見》:當時為什么會接王林這個案子?

        陳有西:早在兩年前,王林受“七宗罪”網絡輿論圍剿時,就曾通過朋友找我,希望我為他提供法律幫助。當時因不知網絡傳言真假就沒有接受他的委托。這次他涉嫌非法拘禁被萍鄉警方刑拘后,他家人又多次請我擔任王的辯護律師。我從一些渠道初步了解基本案情后,覺得頗有蹊蹺,決定受理。

        其實受理王林案很正常,陷入刑事檢控的任何人都有權請求法律幫助,和他有罪無罪、身份高低無關。現在看來這個案件非常具有挑戰性。

        鳳凰評論《高見》:為什么會放話“王林案會出現重大逆轉”,“承諾書”的出現會是關鍵證據么?

        陳有西:我說案情會產生重大逆轉是有充分把握的,是相對于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基本傾向明顯的輿論說的。

        首先,“王林涉嫌參與綁架殺人”就是輿論猜測,公安機關從未發布過這個消息。拘留的罪名是涉嫌非法拘禁,但看現在的媒體報道,這件案子好像已經被媒體定完罪了。

        其次,涉嫌非法拘禁不等于肯定參與非法拘禁。這是偵查懷疑,結論要通過偵查證據來確定。如果排除懷疑,警方會釋放王林。如果確定有參與責任,警方會在偵查終結報告中向檢察機關提出檢控意見。

        第三,犯罪有沒有指使、參與,指使、參與的目的、方法、手段是什么,這都要進行法律分析。犯罪要根據犯罪主觀方面、客觀方面、犯罪主體、犯罪客體各種構成要件綜合判定。但是現在參與報道的好多記者朋友沒有受過系統的法律知識教育,用一種想當然猜測在報道,走在公安前面。

        作為新聞,依據一些不確定的信息源、進行一些分析是可以的,但是作為法律定性真的不行。當媒體用不確定的輿論來影響司法裁判,最后導致辦案機關迎合這種社會定論,算正確進行輿論監督么?

        所以律師及時提醒社會公眾,提供多元信息非常必要。這種有重大影響力的社會案件需要多方的信源,偏聽、不聽,都不利于圍觀群眾形成理性判斷。

        鳳凰評論《高見》:怎么看待“王林同意花2000萬調查鄒勇問題”?

        陳有西:第一,花錢找人托關系,和雇人拘禁他人、雇人綁架、雇兇殺人,是性質完全不同的。舉報調查本身是向公權力申請救濟的方法,希望在國家法律框架里解決問題。王林在行使的是舉報權、申請權,這個權利不但是每個公民享有,而且是要提倡大家合法使用。所有社會問題都要納入這個渠道去解決。

        第二,舉報不能用非法、收買、行賄的方式,毫無疑問王林用的這種方式是錯誤的。正常舉報不需要托關系、不能送錢、不用靠游說官員。這種方式輕則扭曲社會公序良俗,重則會涉及行賄犯罪,不能做。但是,目前全國很多高官犯罪,家屬都會被騙。家屬們都希望通路子、搞公關,不是去找正派的律師,而是找那些自稱“有中紀委、中南海關系,能夠撈人”的訴訟掮客。中國已經催生出了一批職業騙子隊伍,手法很高明,起碼有一半以上的倒霉高官的家屬被騙過。

        第三,王林和一些高官家屬被騙的根源是中國社會的病態:正常的渠道不通,受冤屈者得不到正常救濟,正當法律道路走不通。當年法院終審王林勝訴3300多萬,法院不執行鄒勇;七宗罪的舉報,萍鄉公安和政府都已查明否定,但是造謠誣告的人沒有任何追究,報紙網絡仍然大肆宣揚。王林都被逼瘋了,正常渠道一年多努力無用后,才去尋找關系路子,落入騙子圈套。

         

        二、媒體可以挖掘真相,但不能定論定調

         

        鳳凰評論《高見》:現在王林案的偵查到什么階段了?

        陳有西:目前還是偵查階段,只是刑事拘留,沒有逮捕。中國刑事訴訟法,公安有37天初查權。刑拘后公安可以進行30天初查,檢察院有7天審查逮捕時間。如果37天檢察院排除嫌疑不批準逮捕,就會放人。如果逮捕,還有二個月的偵查期,還可以延長。我們已經向警方提出了取保候審的申請。因此,目前為止都在嫌疑初查階段。

        鳳凰評論《高見》:你曾發聲“媒體有目的的涂黑王林”,為什么這么說?

        陳有西:受理王林案后,我大致瀏覽網絡輿論,發現同我實際掌握的證據和會見王林情況完全不同。根據手頭的證據,我認為王林的完全妖魔化大部分是媒介輿論導致。而這種輿論直接導致全國百姓對王林產生如今看法。

        很多失實報道完全同真相不符,而不少證據,在這兩年中當地早就澄清,記者也是完全知情,但是抹黑和報道都在繼續。幾個抹黑王林的時間點,都同他官司的勝訴、上訴、執行驚人地一致。結合有些渠道告訴我的信息,我知道抹黑王林確實是背后有人操縱的、刻意的。原因一是為了迎合民意,還是就是為一方站臺。現在網民已經關注到這些問題,已經有更多的事實被披露出來。我所有的發言,都是有事實依據的,因為我對照了證據和輿論,發現了大量的明知的故意假報、故意推測涂黑王林。

        還有就是,澄清真相不是利用輿論。如果放任一方輿論虛假地擴散,最終會誤導民眾。這個案件誤導已經非常嚴重。等王林案審判或者釋放,大家都會看到媒體說的關于王林負面的東西,有多少是真的。

        鳳凰評論《高見》:你曾指摘輿論裁判司法案例,可通過輿論對公權力監督,在合理推測的基礎上為公眾呈現媒體判斷的新聞事實,無可厚非。那么怎么看待現在在這種有重大社會影響力案件中媒體和司法的關系?

        陳有西:我是一直堅定地支持輿論監督司法的。在體制內的時候,我擔任省高級法院的新聞發言人,同新聞界的關系一直處得很好。司法的生命在于公開。只有公開才有公正。所以應當支持媒體干預和監督司法。

        但是,媒體監督,不是直接剛性地指揮司法機關去怎么做,也不是只樹一個權威媒體,讓司法機關按照報道定好的路子去執行。這里的一個關鍵,是“滾動報道、多元比較”。媒介只負責挖掘、窮盡真相,而不是定論定調。你這家說王林是騙子,別家根據公安調查結論,可以報道王林不是騙子;你今天根據新聞源說王林涉嫌綁架殺人,可見到刑拘書,你應該迅速報道實際涉嫌罪名只是拘禁案。你前年說他私藏槍支非法行醫,現在調查結論出來了,你應當馬上報道那是玩具槍。而不是一味的為迎合受眾口味隱瞞真相。

        準確的輿論監督,就不會輿論殺人、綁架司法,能讓社會受眾兼聽則明。新聞報道不可能不出差錯,而通過多主體的滾動報道,就不會導致極端社會,萬民狂歡。

         

        三、社會可能糾結,刑辯律師空間更大

         

        鳳凰評論《高見》:在選擇案子時是否會有意識選擇可能引起社會巨大爭議的案子來接,比如當年的李莊案等。

        陳有西:律師行業是一個高度競爭性的行業。律師沒有任何壟斷的權力,沒法叫別人來找你。中國27萬律師都是由當事人自己來挑選。他不選你,你再炒作吹牛也沒有用。我的所有案件,都是別人找上來的,沒有一件是我主動湊上去的。

        在大量的案件中,我當然會選擇社會影響大、對國家法治進步有重大影響、對司法進步有重大促進、對我的時間成本更合算的案件來做。因為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我不是神仙,能夠管盡天下不平事,包打天下。

        選擇辦大案、有挑戰性的案,是希望我有限的生命周期中,能夠介入中國這個特定階段的一些有重大意義的事件。

        鳳凰評論《高見》:怎么看待現在刑辯律師的生存空間?

        陳有西:中共十八大后,紀念憲法大會、三中、四中,都對中國法治進步作了安排,四中全會,還是中共執政65年來,第一次專門開全會研究依法治國問題,形成了決議。這是中共越來越認識到按規則治國、用法律人治國的重要性的表現。中國35年中,已經立了280多部法律,這在中國所有歷史上,是突破性的歷史階段。法律人生存空間巨大,前景廣闊。刑事律師處于刑事司法進步的潮頭,會首先享受到這種進步的紅利。刑辯律師生存空間非常大,這是我同一些悲觀派最大的不同。

        中國目前民主政治處于一種非常特殊、糾結的時期。一些律師的行為得不到官方的理解,誤傷了很多本可以利用引導來促進國家法治進步的好律師。但律師隊伍中也確有一些害群之馬,違背律師執業規則和律師倫理,表演作秀,授人以柄,給官方打壓的理由。

        但是總體上看,刑事律師的地位和作用會越來越重要,前途會越來越光明,壓抑和糾結都是暫時的。

        來訪原稿:

         

        .鳳凰評論:當時為什么會接王林這個案子?

        陳有西:二年前,王林受“七宗罪”網絡輿論圍剿時,就通過朋友找過我,希望我到香港見面,為他提供法律幫助。我因為事務太忙,也不明就里,不知網絡的這些傳言是不是真的,就沒有去港見面。沒有接受他的委托。這次他涉嫌非法拘禁被萍鄉警方刑拘后,其家人在朋友的建議下,又一再多次請我擔任王的辯護律師。我從一些渠道初步了解基本案情后,覺得頗有蹊蹺,決定受理。作為律師,要為各種各樣的當事人處理法律事務,為各種陷入刑事檢控的人提供法律幫助。上至省長部長,下至民工上訪者,不論壞人好人,都有權利受到法律的正當程序的保護。受理王林案很正常。現在看來這個案件非常具有挑戰性。

         

        .鳳凰評論:為什么當時放話王林案會出現重大逆轉?“承諾書”的出現會是關鍵證據么?

        陳有西:我說案情會產生重大逆轉,是有充分把握的。是相對于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基本傾向明顯的輿論說的。

        首先,網傳的王林涉嫌參與綁架殺人,這就是輿論的猜測,因為公安機關從來沒有發布過這個消息。拘留的罪名是涉嫌非法拘禁。但是傳媒報道把這搞成這好象是事實了。

        其次,涉嫌非法拘禁,不等于肯定參與了非法拘禁。這是一種偵查懷疑,結論是要通過偵查證據來確定的。如果排除懷疑,警方會釋放王林。如果確定有參與責任,警方會在偵查終結報告中向檢察機關提出檢控意見。

        第三,犯罪有沒有指使、參與,指使、參與的意圖和目的、方法、手段是什么,這都是要進行法律分析的。犯罪要根據主觀方面、客觀表現、犯罪主體、犯罪客體,各種犯罪的構成構成事件和行為特征來確定的。但是現在參與報道的好多記者朋友沒有受過系統的法律知識的教育,用一種想當然猜測在報道,走在公安前面。

        當然作為新聞,依據一些不確定的信息源、進行一些分析是可以的。但是作為法律定性就不行。這就需要專業的法律人士去澄清,不要導致社會上一種普遍的印象。最后導致辦案機關迎合這種社會定論,影響案件的偵查和審判。所以,律師及時提醒社會公眾,提供多元信息,是非常必要的。也有利于司法機關沒有壓力的超脫冷靜地辦案。

         

        .鳳凰評論:怎么看待“王林同意花2000萬調查鄒勇問題”?王林此舉被操控、家財被騙,近兩年與眾多好友出行、在貴州以企業家身份向貴州銅仁印江縣沙子坡蘆塘村捐贈4萬元等,這些事情作何解釋?

        陳有西:我并不了解王林的慈善捐贈情況,也沒有發布過這方面的任何信息。有記者在專門調查了解這些事,我請他們去找了解的人去,最好直接找收到捐贈的單位,這樣最可靠。至于化錢舉報調查,我可以說得透徹一點:

        第一,化錢找人托關系,把競爭對手繩之以法,同雇人拘禁他人、雇有綁架、雇兇殺人,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因為這是一種向公權力申請救濟,希望在國家法律框架里解決問題,在法律程序內解決問題。他在行使的只是一種舉報權、申請權。對手能不能受到追究,這個權力在國家司法機關。會有偵查、有檢察院審查、有法院審判,才能夠得到法律的追究。這個權力不但是每個公民享有的,而且是要提倡的。所有社會問題都要納入這個渠道去解決。

        第二,舉報不能用非法、收買、行賄的方式。因此王林用的這種方式是錯誤的,也是會導致自己上當受騙的。正常的舉報,不需要托關系、不能送錢,不能靠游說官員。這種方式輕則扭曲社會公序良俗,重則會涉及行賄犯罪,是不能做的。但是,目前全國幾乎所有的高官犯罪,家屬都會被騙。都希望通路子、搞公關,不是去找正派的律師,而是找訴訟掮客,自吹有中紀委的關系、中南海的關系,能夠撈人。中國已經催生出了一批職業騙子隊伍,手法很高明,起碼有一半以上的倒霉高官的家屬被騙過。其實這些人根本沒有律師證,而家屬都以為是律師費,以為都已經送給高官到位了。其實都被騙走了。

        第三、王林和一些高官家屬,不走正道去走這種野路子,被騙的重要原因,是中國社會的病態。正常的渠道不通,受冤屈者得不到正常的救濟,正當法律道路走不通。象王林,他主要有三大訴求:法院一審勝訴3300多萬,法院遲遲判不下,相反鄒勇還帶人向他討債,長期包圍他家停水停電,當地政府公安沒有人去管。七宗罪的舉報,萍鄉公安和政府都已經查明否定,但是造謠誣告的人沒有任何追究,報紙網絡仍然大肆宣揚,說他是騙子。所有他要求:免去鄒勇省人大代表資格;中央電視臺為他報道恢復真相恢復名譽;把一直誣告陷害的鄒勇繩之以法。他一直向全國人大、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省里各部門、中央巡視組都反映了,也打電話譴責亂報道假新聞的記者和報社,但是沒有用,他被搞得焦頭爛額,聲名浪籍,沒有人為他申冤和澄清,相反全國輿論都譴責他是騙子。最后他才想找關系舉報鄒勇,遇上自吹有中央特殊權力關系的騙子,被騙走上千萬現金和財物。按王林的承諾,如果中央電視臺能夠把真相說一說,為他恢復名譽,他就愿意出一千萬。其實他沒有官場關系,有關系根本不用去這樣化錢。其實他也很天真,被騙子投其所需連續騙錢而一直象小孩一樣一再上當。

         

        .鳳凰評論:現在王林案的偵查到什么階段了?

        陳有西:目前還是偵查階段,只是刑事拘留,沒有逮捕。中國刑事訴訟法,公安有37天初查權。刑拘后公安可以進行30天初查,檢察院有7天審查逮捕時間。如果37天檢察院排除嫌疑不批準逮捕,就會放人。如果逮捕,還有二個月的偵查期,還可以延長。我們已經向警方提出了取保候審的申請。因此,目前為止都在嫌疑初查階段。

         

        . 鳳凰評論:曾發聲“媒體有目的的涂黑王林”,為什么這么說?您曾說對王林罪行羅列的陰謀論是妄加猜測,是輿論綁架司法,可放聲“媒體有目的涂黑”是否也有借輿論力氣之嫌?

        陳有西:我事先并不關心王林的事。這兩年中都只是泛泛信息了解。受理王林案后,大致瀏覽了網絡輿論,發現同我實際掌握的證據和會見王林的介紹完全不同。我是根據手頭的證據,知道了媒介輿論中的嚴重問題,王林完全被妖魔化了。而這種輿論直接導致了全國百姓對王林的看法。主要的失實報道,是王林的詐騙問題、七宗罪問題、綁架殺人問題、明星開光問題、官商勾結政商帝國問題,完全同真相不符。而不少證據,是兩年中當地早就澄清的。記者也是完全知道的。但是他們仍然閉著眼不報道真相,繼續抹黑王林。幾個抹黑王林的時間點,都同他官司的勝訴、上訴、驚人地一致。結合有些渠道告訴我的信息,我知道抹黑王林確實是背后有人操縱的、刻意的。原因一是為了迎合民粹,仇官仇富仇名人。還是就是沒有堅持公正中立,為一方站臺。現在網民已經關注到這些問題,已經有更多的事實被披露出來。我所有的發言,都是有事實依據的,因為我對照了證據和輿論,發現了大量的明知的故意假報、故意推測涂黑王林。

        澄清真相,不是利用輿論。如果放任一方輿論虛假地擴散,最終會誤導民眾。這個案件誤導已經非常嚴重。等王林案審判或者釋放,大家都會看到媒體說的關于王林負面的東西,有多少是真的。

         

        . 鳳凰評論:怎么看待現在在這種有重大社會影響力的案件中,媒體和司法關系?曾指摘輿論裁判案子,可事實上輿論對公權力監督,在合理推測的基礎上為公眾呈現媒體判斷的新聞事實,無可厚非。

        陳有西:我是一直堅定地支持輿論監督司法的。在體制內的時候,我擔任省高級法院的新聞發言人,同新聞界的關系一直處得很好。司法的生命在于公開。只有公開才有公正。所以應當支持媒體干預和監督司法。

        但是,媒體監督,不是直接剛性地指揮司法機關去怎么做,也不是只樹一個權威媒體,讓司法機關按照報道定好的路子去執行。這里的一個關鍵,是“滾動報道、多元比較”。媒介只負責挖掘、窮盡真相,而不是定論定調。

        你這家說王林是騙子,別家根據公安調查結論,可以報道王林不是騙子,相反是被別人欠了3300萬,被真正的騙子騙了上千萬;你今天根據新聞源,說王林涉嫌綁架殺人,今天見到了刑拘書,你應該迅速報道實際涉嫌罪名只是拘禁案。你前年說他私藏槍支非法行醫,現在調查結論出來了,你應當馬上報道那是玩具槍,王林從來沒有非法行醫、沒有收過一分錢,要蛇只是好玩供人一樂。

        如果這樣報道,就不會輿論殺人,輿論綁架司法,讓社會受眾兼聽則明。新聞報道不可能不出差錯,通過多主體的滾動報道,就不會導致極端社會,萬民狂歡,輿論殺人。

         

        .鳳凰評論:是否會有意識選擇可能引起社會巨大爭議的案子來接?當年的李莊案、顧雛軍并購案都引起巨大社會影響,又做刑辯律師又代理知產案件,人生軌跡也幾度轉型,在為什么折騰?

        陳有西:律師行業,是一個高度競爭性的行業。律師沒有任何壟斷的權力,叫別人的來找你。中國27萬律師,是全國執業的,由當事人自己來挑選。他不選你,你再炒作吹牛也沒有用。

        一個律師的聲望和實力,是在長期的執業實踐中建立起來的。一個律師通過努力,把自己做到不可替代資源,才會建立起賣方市場,你才有可能選擇找上門的案件。我的所有案件,都是別人找上來的,沒有一件是我主動湊上去的。

        在大量的案件中,我當然會選擇社會影響大、對國家法治進步有重大影響、對司法進步有重大促進、對我的時間成本更合算的案件來做。因為一個人的精力有限,我不是神仙,能夠管盡天下不平事,包打天下。

        由于我在受理案件前就非常慎重,選擇有把握的案件做,因此勝訴率高,無罪判決率高。這不是我有水平,是我前提分析判斷已經打好了基礎。

        選擇辦大案、有挑戰性的案,使我的有限的生命周期中,能夠介入中國這個特定階段的一些有重大意義的事件。社會的關注和對社會的影響是自然會產生的。

        我離開體制近二十年了,手中已經沒有任何權力,但是我對中國社會的影響,遠遠超過我在里面當個中等官員。這是一種人生價值的實現。不求建功立業,但求無愧我心。

         

        .鳳凰評論:怎么看待現在刑辯律師的生存空間。

        陳有西:中共十八大后,紀念憲法大會、三中、四中,都對中國法治進步作了安排,四中全會,還是中共執政65年來,第一次專門開全會研究依法治國問題,形成了決議。這是中共越來越認識到按規則治國、用法律人治國的重要性的表現。

        中國35年中,已經立了280多部法律,這在中國所有歷史上,是突破性的歷史階段。法律人生存空間巨大,前景廣闊。刑事律師處于刑事司法進步的潮頭,會首先享受到這種進步的紅利。中國目前每年增加3萬多律師。生存空間非常大。這是我同一些悲觀派最大的不同。

        所以我才會在已經有260個律師的一個集團,全面業務、非訴業務都來不及做的情況下,一直堅持在第一線,親自做一部分刑事案件的原因。

        同時,中國目前人權進步、民主政治,處于一種非常特殊的糾結的時期,左的右的思潮都很混亂,中央高層還沒有找到同一些社會進步力量、同社會精英相處的好的路子和方法,人權的觀念和行動方案都非常混亂。一些律師的行為得不到官方的理解,誤傷了很多本可以利用引導來促進國家法治進步的好律師。律師隊伍中也確有一些害群之馬,違背律師執業規則和律師倫理,表演作秀,授人以柄,給官方打壓的理由。

        但是總體上看,刑事律師的地位和作用會越來越重要,前途會越來越光明。壓抑和糾結都是暫時的。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