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陳有西:法律是睡美人需要律師去喚醒

        2015-09-18 10:02:00閱讀:7472次

         

         

         

         

         

         

         

         

         

         

         

        陳有西:法律是睡美人需要律師去喚醒

         

        安徽高級法院向19名被告登報道歉

         

        2015-09-16 原創 平說


        ◎平說作者 厲什

         

        法律是沉睡的公主,律師就要成為披荊斬棘的王子,喚醒公主,守護法律。

        9月7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首開全國先例,向19位蒙冤者賠禮道歉。一份在亳州市委機關報《亳州晚報》上刊登的公告稱,法院依據《國家賠償法》向亳州興邦公司集資詐騙案中原判有期徒刑的邱超等19人,支付人身自由賠償金和精神損害撫慰金,現公告為他們消除影響恢復名譽,并賠禮道歉。

        這起自2010年提起公訴,涉及27個省市4萬多名投資人的“興邦案”,是如何在經歷一審、二審、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復核、發回重審并最終大面積改判的?又是如何獲得了全國首次法院公開賠禮道歉的?這就不得不問一問背后多年為之努力的律師團隊,京衡律師事務所主任陳有西。


        安徽省高級法院登報道歉

        1998年11月,被告人吳尚澧等人出資50萬元,注冊成立亳州市興邦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經過十年發展,累計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35.6億元用于生產經營。2010年1月,亳州市檢察院以集資詐騙、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隱匿會計憑證、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次年3月,亳州中院一審判處吳尚澧死刑,其余被告人死緩、無期、有期徒刑等刑罰。吳尚澧等人上訴后,安徽高院維持了吳尚澧的死刑判決,并報請最高法核準。此后,最高法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二審審判程序沒有傳全案被告人到庭”等為由,撤銷判決,發回重審。

        2014年11月,43位被告中,原判死刑的吳尚澧改判10年有期徒刑,2人死緩3人無期均改判8年以下,21人不起訴無罪,2人免于刑事處罰,6人判后刑期已到,當庭釋放。非法集資詐騙罪改變定性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個人犯罪改判定性為單位犯罪。

         

         

         

        回顧這起經典案件,陳有西告訴記者,“這其實我國民間金融借貸問題的一個縮影”。由于沒有財政撥款,銀行貸款困難,中國的中小企業基本只有民間借貸這一個融資途徑。

        “對于這樣的情況,我們國家有三種定性,一種是受民法調整的合法民間借貸行為。第二種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量刑在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三種是非法集資詐騙罪,原本最高量刑是死刑,現在是無期徒刑。”

        問題的關鍵,在于目前對這三種行為的區分標準是非常模糊的,經常出現冤假錯案。“目前的公檢法機構,包括普通投資者,基本都是按照結果來判斷性質,如果發生了群體性事件、無法還錢就是非法集資詐騙罪。如果發現鬧事、上訪等就按照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來定。這種根據客觀結果倒推主觀犯意的情況,違背了刑法主客觀相統一才能定罪的原則。”

        事實上,在發回重申之后,陳有西的團隊進行的是無罪辯護。但是由于案件影響較大,之前已經定罪并羈押多年,所以很難全部改判無罪,陳有西還是有些遺憾,“最后只能‘和稀泥’,定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

        “這個案件最大的意義就在于我們應當如何對待民營中小企業的金融危機與困局。據我了解,很多此前按照集資詐騙罪在查的案件,現在已經回到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處理,但是這其中仍有很多是夸大的,問題并沒有得到真正的解決。” 陳有西仍表示了他的擔憂。

        “最初我并沒有打算接手這個案子,因為他們找到我時已經二審判定死刑,另一方面又有吳英案的判決結果在先,我想希望不大。”這類案件的司法現實也影響著陳有西的思維。

        而在與當事人家屬不斷溝通,并組織律師團隊研究判決書之后,陳有西發現其中確實存在很多問題。

        “不僅在抓捕之前沒有任何人投訴,而且被認定的35億元集資款其實是8億元資金的滾動數據,全部用在真實的項目上而沒有任何個人揮霍,企業也合法納稅經營。在定性方面,應當屬于單位行為的經營虧損而非個人詐騙行為,這是不構成犯罪的。證據上,審計報告也存在很大問題。”

        隨后,四人辯護小組向最高法院建議不予核準死刑,撤銷原判,發回重審。最高法院經過一年多的審理采納了辯護意見,案件就此出現了轉機。

        而案件發回到安徽省高院后,律師團隊又建議發回亳州中院審理,“這個案件高院是審不清楚的,事實不清,程序違法,證據不足,二審法院很難判定,只有發回到中級法院,才能直接退回到公安\檢察機構去偵察。”經過與安徽高院的溝通,律師團隊的意見再次被采納。

         

        案件的第二次轉機發生在亳州中院,“原本涉及本案的審判人員、副院長都由于其他案件的受賄等行為判罪定刑。安徽高院新指派的院長非常有能力有魄力,院長以及重審合議庭的認真態度也是本案的關鍵因素。”

        對于律師團隊來講,重審過程中最難的部分就在于,如何讓法庭、檢察院轉變原有的觀念,接受辯護意見。“尤其是檢察院的抵觸情緒比較大,因為由于之前的判決,先進檢察官等記功評獎都已經評完了,所以現在要完全推翻,肯定是有抵觸情緒的。”

        最終,16人的律師團對經過持續的庭下溝通,13天的當庭辯護,改變了原判。

        “其實這也算是一個死磕案例,在原則問題上我們是寸步不讓的,但是在整個過程中,我們非常尊重法庭和法官,都沒有過任何爭吵,通過溝通來解決問題。所以這也是律師同法院、檢察院良性互動所成就的一個經典案例。”陳有西說道。

        而對于近日安徽省高院破天荒的公開賠禮道歉舉動,這又涉及到該案的后續案件,國家賠償訴訟。

         

        陳有西派出了兩名京衡上海所的律師王錄春\余超代理有關國家賠償的訴訟,“我們在代理意見中提出,當初這些人被抓的時候,全國都是大張旗鼓的宣傳他們是罪犯,依據《國家賠償法》,現在應當為這些蒙冤了六年的被告人恢復名譽,公開澄清他們無罪。”

        陳有西認為,六年來所有律師為這起案件作出的堅實努力,讓各方最終認識到這確實是一個錯案,這也成為了國家賠償案件的基礎。

        “安徽省高院的賠禮道歉,首先是受到了國家司法改革大環境的影響,四中全會決議中提到了關于責任追究制度、法官終身負責的問題,而目前全國法院都在研究司法改革,尋找有突破性的方面。安徽高院就這起已經確認的錯案進行公開道歉,也是司法理念更新的一個亮點。”

        “歸根結底,這還是適用法律的勝利。”陳有西認為,“目前,被冤判后宣告無罪,真正能夠提起國家賠償的當事人很少,即使獲得了國家賠償,也不敢要求公開賠禮道歉。這起案件中,被判無罪的21人中,也有兩人放棄了賠償起訴。明確規定的國家賠償法原則,在社會生活中往往得不到實現。”

        法律界有一句話,法律是沉睡的公主,律師就要成為披荊斬棘的王子,喚醒公主,守護法律。

        “這個案子就是比較典型的。一些有利于私權利的法律條款,法院一般是不會主動適用的,當律師代表公民的私權利提出要求,法院在有法律依據的情況下,還是會采納的。我們就通過這個案子,激活了《國家賠償法》賠禮道歉、恢復名譽的相關條款。相信今后,也會有越來越多的案件當事人,申請國家賠償,以及消除影響。”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