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聶樹斌案”翻案渺茫

        2014-11-21 09:57:37閱讀:17704次





         “聶樹斌案”翻案渺茫


        《南方周末》記者趙凌

        發自河北石家莊

        2009-11-11 南方周末


          [賀衛方按2009年12月4日]:又見到《南方周末》關于聶樹斌案的報道,又仿佛看到可憐的母親長流的眼淚,聽到父親那沉重的嘆息。河北省政法委的官員們,河北省高院的院長們,不知你們看到這篇報道,心中又做何想。當年信誓旦旦的話語是否已經如輕煙飛逝,你們有怎樣的臉面說什么執法為民?還有,當年在判決書上簽署自己名字的法官們——石家莊市中級法院的審判長康平平、代理審判員梁建琴、張貴軍,河北省高院二審判決的審判長趙桂云,審判員王振平、姜楓——你們人在何處,良心安否?如果這是一樁冤案,你們是否做過足夠的努力糾正各位署名的誤判?雖然報道中對于翻案有些絕望感,不過,發出聲音說明人們還是心存希望,對良心未泯的希望,對國家未來的希望。河北政法界,還有最高人民法院,四載已逝,年關將至,請拿出你們的勇氣吧,為了死者的冤魂,也為了你們內心的安寧!

        ——————————————————————————————————

        四年過去了,秘而不宣的“聶樹斌案”復查,至今迷霧重重。

         被質疑的調查


        自2007年4月一審被判死刑的“真兇”王書金上訴之后,兩年時間,聶樹斌案再次從峰回路轉走向絕對沉寂。種種跡象暗示,聶樹斌案或將永無再審與翻案的機會。


        2005年4月聶樹斌案被曝“一案兩兇”后,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組,負責對聶案重新調查。當時,面對全國媒體的緊密關注,河北方面宣稱,將盡快公布調查結果。然而,四年過去,這個承諾至今沒有兌現。

        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多次前往河北高院尋求調查結果,四年間得到的答復如出一轍,“正在復查,很快出結果”。直至今年3月,河北高院負責審查聶案的一位法官告訴聶母,調查結果已經出來,報到院長那里去了。但到底是什么結果,這位法官說不能向聶母透露。


        這個秘而不宣的調查到底是怎樣進行的,甚至到底有沒有進行,外界無從獲知。然而,南方周末記者從河北廣平方面獲知,過去幾年,一直羈押于廣平縣看守所的王書金沒有接受過河北公檢法機關的任何提審。這個信息讓關注聶案復查的人士對所謂調查產生了巨大懷疑。


        聶樹斌的律師李樹亭與王書金的律師朱愛民紛紛質疑,王書金作為聶樹斌案中最重要的活證據,如果復查一定會提訊,怎么可能繞開?


        從2005年3月王書金被捕交待全部罪行直至與律師會面,他并不知道十年前的玉米地案另有“兇手”,也根本不知道一個叫聶樹斌的人在十年前作為罪犯已被槍決。在一審法庭庭審中,王書金意欲主動供認玉米地奸殺案,但被法官以“與指控無關”打斷,被公訴方以“查無實據”駁回。


        2007年4月,一審宣判后,王書金以未起訴他在石家莊西郊玉米地的奸殺案為理由之一,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上訴。他在上訴狀中說:“我在2005年1月18日向河南省滎陽市索河路派出所供述自己在河北省犯罪過程中,包括石家莊西郊玉米地里強奸殺人的經過……對于這些河北廣平縣公安機關的警察進行了確認……警察還帶領我對作案現場進行了指認,現場是憑著我對當時的記憶找到的。”


        王書金的上訴心理中,有一點是微弱地期望通過主動坦白這個案子,獲得可能的寬大處理。他說:“我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不在乎是否多一起案子或者少一起案子,而是不愿意看到因為我的原因而使他人替我承擔嚴酷的刑罰……我希望上級法院對(我坦白)這個案子能夠按照重大立功認定,更希望給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審不公開開庭審理了王書金案,據參加庭審的人透露,王書金在庭上繼續對未被納入公訴的石家莊玉米地案供認不諱。庭審后,法律人士推測,二審維持死刑判決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時隔兩年之久,二審判決至今未出。10月20日,王書金的律師致電主審法官詢問何時判決,這位劉姓法官稱,因為案情特殊,在沒有領導指示的情況下,他說了不算。


        南方周末記者還了解到,在對外宣稱的復查期間,聶案中的被害人家屬和好友也沒有接受過任何形式的調查,他們是當年隨警方第一時間看到案發現場的人。律師李樹亭說,他們是案發現場最重要的目擊證人,復查也不應該繞過他們。 

        真相可能永遠死去


        2007年11月1日,南方周末記者披露了聶樹斌家屬因獲得原審判決書而得以進行申訴,以及王書金上訴要求為聶樹斌洗清污名,這兩個重大的意外事件曾讓輿論對聶樹斌案真相大白抱有最樂觀的期望。法律界人士紛紛建言,希望最高法直接提審此案。


        2007年11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答復張煥枝,申訴材料已轉至河北高院,聶案的申訴由河北高院負責。著名法學教授賀衛方為此憤慨其荒謬:“偏偏承擔糾錯職能的機構正是當年制造冤案的機構。仿佛當年方成先生一幅漫畫里虛構的場景:蒙受屈辱的秦香蓮向包拯告狀,包拯在狀子上大筆一揮——“請陳世美同志查處”!


        最高法院像當年提審沈陽劉涌案一樣處理“聶樹斌案”的希望似乎完全落空了。兩年前來自最高法院的消息說,聶案被列為“重案之重”,已調派專人進行全案再審審查。這個讓社會高度期待的行動,最終沒有釋放出任何信息。


        一直關注此案的法學家賀衛方在博客中將聶樹斌案的評論文章置頂。他分析,河北高院很難辦,如果承認錯誤,就要自認倒霉,這就好像自己揪住自己頭發離開地球一樣。不糾正呢,良心上過不去,當事人倒霉,而且輿論壓力又這么大,最后可能要承擔更大的責任。無休止地拖延,就是因為這兩種心態交織在一起的結果。


        賀衛方認為,處理聶樹斌案可以有三種思路,一是由比河北省更高的機構來進行調查和審理,即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因為它們不大可能受到地方利益的鉗制和約束;二是由最高法院指定另外一個省的司法機構來對案件進行全方位審理,這也可以保持中立。第三是根據憲法第71條,全國人大或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視情況必要成立特別委員會對特定事項進行調查并做出決議。


        “現在這個案件對整個體制是一個考驗,讓國民對這個國家有信心,不再是草菅人命的做法,不再恐懼蒙受冤屈而得不到很好的解決,我相信這是一個特別好的機會,希望有關部門能抓住這個機遇。”賀衛方急切呼吁。


        以“聶樹斌案”四年波折來看,沒有人愿意抓住這個機遇,也沒有人認為這是個機遇。“聶樹斌案”的真相,極有可能將隨著聶樹斌,永遠死去。


        【南方周末】本文網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37240

         

        聶樹斌案材料:一、二審判決書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7446110100de4l.html~type=v5_one&label=rela_nextarticle

         

        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

        形事附帶民事判決書

        (1995)石刑初字第53號


        公訴機關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聶樹斌,男,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六日出生,漢族,鹿泉市申后鄉下聶莊村人,初中文化,捕前系鹿泉市冶金機械廠工人,住原籍。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被刑事拘留,同年十月九日因故意殺人、強奸婦女被逮捕。現押石家莊市看守所。

        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于一九九五年三月三日以被告人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強奸婦女罪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代理檢察員田麗媛出庭支持公訴,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康孟東,被告人聶樹斌及其辯護人張景和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河北省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聶樹斌,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十七時許,尾隨下班回家的石家莊市液壓件廠女工康菊花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將康拖至路東玉米地內,致昏后強奸。爾后,又將康勒頸致死。

           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主要提出被告人應賠償被害人喪葬費、孩子的撫養費及尋找被害人康菊花誤工、用車等費用十萬余元。

        被告人聶樹斌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被告人的辯護人辯稱,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聶樹斌犯強奸婦女罪的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被告人犯罪后認罪態度好。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聶樹斌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十七時許,騎自行車尾隨下班的石家莊市液壓件廠女工康菊花,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聶故意用自行車將騎車前行的康菊花別倒,拖至路東玉米地內,用拳猛擊康的頭、面部,致康昏迷后,將康強奸。爾后用隨身攜帶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頸部,致康窒息死亡。石家莊市郊區分局在偵破此案時根據群眾反映,將聶樹斌抓獲后聶即交代了強奸后勒死康菊花的犯罪經過,并帶領公安人員指認了作案現場及埋藏被害人衣物的地點與現場勘查一致。被告人聶樹斌對康菊花被害現場提取物及生前照片進行辨認,均確認系被害人照片及其所穿衣物。聶樹斌所供被害婦女體態、所穿衣物與被害人之夫侯金堯、證人余秀琴所證一致。據此足以認定康菊花系聶樹斌強奸后殺死無疑。

        本院認為,被告人聶樹斌攔截強奸婦女、殺人滅口,手段殘忍,情節和后果均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強奸婦女罪、故意殺人罪。被告人的辯護人辯稱,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犯強奸婦女罪的證據不足,經查,有被告人聶樹斌多次供述,且與現場勘查吻合,供證一致,足以認定。辯護人所提被告人認罪態度好屬實。被告人之行為給被害人家庭造成一定經濟損失屬實應予賠償。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三十九條、第一百三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三十一條及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迅速審判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的決定》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   被告人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奸婦女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原文如此,丟“身”字)。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二、   判處被告人聶樹斌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喪葬費及其他費用貳千元整。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付清。

        如不服本判決,可自接到判決的第二日起三日內,通過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審判長     康平平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代理審判員   梁建琴

                                           代理審判員   張貴軍

         

        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五日

         

        書記員  高  雷

         

        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

        形事附帶民事判決書

         

                              (1995)冀刑一終字第129號

         

           原公訴機關石家莊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康孟東,男,60歲,井陘礦物局退休工人,系被害人康菊花之父。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聶樹斌,男,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六日生,漢族,鹿泉市申后鄉下聶莊村人,捕前系鹿泉市冶金機械廠工人,住原籍。一九九四年十月一日被拘留,同年十月九日被逮捕。現押于石家莊市看守所。

         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被告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奸婦女一案,于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五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被告人聶樹斌、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康孟東均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決認定,被告人聶樹斌于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十七時許,騎自行車尾隨下班的石家莊市液壓件廠女工康菊花,至石郊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故意用自行車將騎車前行的康菊花別倒,拖至路東玉米地內,用拳猛擊康的頭、面部,致康昏迷后,將康強奸。爾后用隨身攜帶的花上衣猛勒康的頸部,致康窒息死亡。上述事實,有被告人的供及指認作案現場,且與現場勘查一致;被告人所供被害人的體態、衣著與被害人之夫及證人余秀琴所證一致。被告人聶樹斌犯故意殺人、強奸婦女罪,均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喪葬費及其他費用二千元。被告人聶

        樹斌上訴主要提出:量型(原文如此。轉貼者注。))重、認罪態度好,要求從輕處罰。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康孟東主要提出:要求被告人賠償經濟損失六萬余元。

        經審理查明,原判決認定上訴人聶樹斌故意殺人、強奸婦女的事實、情節正確,證據充分。上訴人聶樹斌所訴認罪態度好屬實,但其罪行嚴重,社會危害極大,不可以

        免除死刑。根據被告人聶樹斌的實際賠償能力,原審法院判決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二千元較為適當。

           本院認為,上訴人聶樹斌攔截強奸婦女、殺人滅口,情節和后果均特別嚴重。原判決認定事實正確,對被告人聶樹斌犯故意殺人罪的量刑及民事賠償數額適當;對強奸婦女罪量刑重。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一)、(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      駁回被告人聶樹斌及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康孟東的上訴;

        二、維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聶樹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及原判決第(二)項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

        喪葬費及其他費用貳千元整。

        三、撤消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對被告人聶樹斌犯強奸婦女罪的量刑部分;

        四、上訴人聶樹斌犯強奸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與故意殺人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授權高級人民法院核準部分死刑案件的規定,本判決并為核準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聶樹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以強奸婦女罪判處被告人聶樹斌有期徒刑十五年,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判決。

         

        審判長   趙桂云

        審判員   王振平

        審判員   姜  楓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五日

         

        書記員   劉光輝

        轉自賀衛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dve5.html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