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中國學生為什么鐘情于美國大學

        2014-12-10 21:07:39閱讀:5483次








         教育勞工 海外智庫 中國學生鐘情于美國大學  

        中國學生鐘情于美國大學

        發布于: 2014年12月08日  


             

        原文選自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China  Economic  Watch項目,發表時間是2014124日。作者Jan  ZilinskyPIIE分析師。  

        原文已獲授權,禁止商業使用轉載。  

         

        11月,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盡管中國向高等教育投入了很多人力財力,但到美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數量達到了歷史新高。考慮到中國經濟的巨大發展,難道這一增長僅僅是我們應該預想到的、自然穩定增長的一部分?這些中國留學生會將他們在國外建立的人際資源帶回中國嗎?  

        這篇文章描述了一個不令人意外的趨勢,但也是一個非凡的轉變: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在美國學習。  

        先讓我們仔細看一下中國的大學生是如何用腳(和錢包)投票的。下面這個圖比較了近幾年美國大學新生中印度學生和中國學生。直到2010年這兩個指標的趨勢是平行的。但2010年之后,情況發生了變化。  

         

        印度的人口數量即將趕上中國。但在2010年到2012年間,在美國高校中,來自中國的學生數量上漲了66%,但來自印度的學生數量實際上卻下降了。實際中,在美國各個層次的高等教育院校中,來自中國的學生數量都大于來自印度的學生。  

        美國教育在中國是不是不同尋常的流行?可以看學生總數,也可以觀察不同國家中的中國留學生的比例來了解相對流行程度。下表顯示,澳大利亞非常受中國學生歡迎,大概每3個在澳大利亞的留學生中就有1個中國人。有很多好大學的歐洲國家則遠遠被甩在后面。  

         

        據可靠數據顯示,國畢業生回國的意愿情況是不樂觀的。據教育部估計,大約只有1/3的學生想回國。一篇來自邁克·G·芬(橡樹嶺科學與教育學院)的報告顯示,獲得博士學位的中國學生中不足1/5有回國的意愿。相比之下,獲得博士學位的智利學生中82%都在5年內離開了美國。  

         

        充滿才干的中國畢業生在哪里工作?  

        我們不應該想當然地把中國學生留美積極性高的原因推到在中國缺乏機會這一因素上。這個數據只顯示了學生偏好的一部分。我們并不確切的知曉外國留學生是否真的不想回家,還是他們僅僅被美國的生活和工作所吸引。  

        然而,如果中國的高等教育在研究和教學上非常出彩,會有更多的受過西方教育的人,在職業生涯的各個階段,與中國高等教育機構分享他們的才智、管理經驗和戰略技巧。  

        正如The  Economist報道:

        英國諾丁漢大學的曹從認為,在中國,國外經歷的額外獎勵造成了不正當動機。這暗示當今最好最聰明的年輕人他們應當在國外度過他們最高產的幾年。每年有超過3萬的學生離開中國出國留學。  

        中國需要找到一個更有效的方法使留外學生們都回國。

         

        向美國系統不斷加壓?  

        我們應將外國學生大量涌入放到國際背景下來看。美國高校的留學生比例在幾個其他OECD國家中是相對適中的。  

         

        美國大學顯然沒有被外國留學生所充斥。當然,這不能掩蓋一個事實,即很多美國大學仍對很多其他國家高中畢業生有很大的吸引力(不僅是中國學生)。  

        今天晚些,國會的一個名為“美國大學的學術自由是否受到了中國影響的威脅”的聽證會將在華盛頓召開。相關小組委員會的主席Christopher  Smith認為,“我們必須搞清楚美國高校在打通中國市場的同時,是否存在一些隱性的成本”。這就像在問出口知識的弊端一樣。我們應該慶祝我們知識出口的普及。孤立一個具體的進口商,無益于那些有品位的買家。  

        譯者是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助理孫夏萌。  

         

        《思想庫報告》是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SIFL)出品的一份公益性電子刊物,以國際智庫之思想,關照中國改革之現實。本刊與國際知名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加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以及Foreign Affairs建立了版權關系,并進行長期合作。  

        本周刊編輯是SIFL研究助理吳華麗。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