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法行天下律佑中華:為北海律師團壯行

        2012-12-22 08:43:51閱讀:7476次




        法行天下 律佑中華

        為北海律師團壯行

        陳有西

            原擬今日上午飛北海,上海訂票沒有航班。其他大案纏身要去廣州,只好改日再去看望同行們。臨行匆匆在辦公室草書一幅:法行天下、律佑中華——為北海律師團壯行。楊金柱今天晚上將到北海,律師團十人已經在北海充分準備。但是沒有一個律師不受干擾地實質性見到自已的當事人,所有五個被告在警察在場情況下,都對自己的律師不敢說一句話。中國的刑事訴訟程序被破壞到這個程度,而官方如聾如啞,這確實已經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程度。這是一場法治的較量,而不管他發生在中國的哪一個角落,中國律師將義不容辭。

        肖國玉:關注北海,就是關注我們自己

            海明威在《喪鐘為誰而鳴》這本書的開頭寫到:“誰都不是一座島嶼,…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有所缺損;因為我與人類難解難分;所以千萬不必去打聽喪鐘為誰而鳴;喪鐘為你而鳴”。

        現實世界每一個人并非一個孤島,事實上,有時一個公共事件與每一個人都是息息相關,可在物欲橫流當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已經成為這個社會生活主體哲學,試看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公共維權對大多數來講也只可能是一種奢談。社會公平和正義之維護,人類道德和良知之守衛,本應是每個人的自覺行動,至少也應是法律人的本份,可是發生在當下的一系列公共事件,惟有律師群體中的一小部在沖鋒陷陣,替公平在吶喊,為正義在講話,這也許是當下社會最彌足珍貴的因子,這也應該是人民未來的希望,這也是民族脊梁中真正的鈣質,理應得到尊重和呵護。


        最近,發生在廣西北海“11.17故意傷害致死案”中的一系列怪異,尤其針對律師一些行為和動作,令人糾結和不安。我本不是法律專業人士,更不是精煉法律的律師,國玉無意為這些律師對錯辨護,我也不是神馬偉大或超群,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做科技的平頭百姓,國玉更無神馬奇功妙力為這些律師背書,國玉只是在想,一個在律師都保護不了自己的社會,一個在律師都面對司法無能為力的當下,誰還篤信法治,誰還敬畏法律,誰還能冀盼社會公平和正義,誰還能為我們用力看守良知和道德的底線,誰還能置身事外呢!其實,我們每個人與之休戚相關,無論你是法律人抑或不是法律人,無論你是高官還是草民,無論你是富豪還是赤貧,在我們的內心世界都有一份對公平和正義的真正渴望,我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們應該關注,關注北海。

        在大多數人的思想里,律師應是社會中特別煉熟法律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精通法律條文,口才出眾,落筆成章,為委托人條分縷析,為委托人追償公平和正義,為委托人守護良知和尊嚴,哪怕當事人已是昭然若揭的刑事嫌疑犯,為之辯護也是律師的職業本分和應有之義。我以為,從事律師行業的人普遍應得到尊重,尤其應該得到法律的禮遇,然而,最近發生在北海針對律師一系列舉動,讓我們這些非法律專業人士實在有些霧里看花,我不是法律專業人士,也不是在法律領域打拼,我只是長期根植于科技企業管理,實事求是地講,對一些法律術語和法律行為及后果,我不可能像專業法律人那樣了然于胸,更不可能有專業法律人那樣精巧運用和精準研判,因此在這,國玉決不敢班門弄斧,更沒有資格和能力斷定誰是誰非,同時,我與廣西北海一沒有冤,二沒有仇,我與這些律師也非親非故,但是,根據公開報道的信息和圖片,一會是執法部門凈身檢查等繁瑣的程序,一會是亂民的圍攻和律師會見權的擾攪,這些林林總總,沒有任何法律背景的人也看得清清楚楚,難道這不是北海公權赤裸裸對律師基本權益的刁難和侵害,難道不是北海司法權對律師起碼會見權和辯護權的公然踐踏,有道是,你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律師這個行業和其它行業一樣也一定存在有良莠不齊,毫無疑問,也一定有坑蒙拐騙的,但我相信一定是少數,在當下現實大環境中,也即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們決不應該因一兩個人或一兩個律師有問題,就一桿子打翻一條船,更不應該用一兩個點去覆蓋一個面,試問,在時下,我們否認律師或律師群體的時候,是否想過還能找到比律師這個群體更能去追求社會公平正義,更能去推動社會法治之進步和昌明,而是,在當前,我們大家在心里,應該有個共識,盡管目前律師做的還遠沒有達到應該有的理想,但毋庸置疑,目前還沒有那一個階層或團體在正義維護和法治推進上,能超越律師這個群體,我無意神話律師,更不是要把律師描繪成正義的化身,既然是這樣,我們又有什么理由,橫挑眉毛,豎挑眼,來個雞蛋里挑骨頭呢!還是法學泰斗江平老先生講的好,律師興,則國家興,在現在的環境狀況下,我或我們,特別是公權部門和執法行政部門,尤為應該維護好,呵護好律師這個群體,這是法治進步,國家昌盛和正義捍衛的最重要力量,更是民族走向繁榮的最大希望。


        琪琪影院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