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gvitn"><div id="gvitn"><address id="gvitn"></address></div></xmp>

<track id="gvitn"><nobr id="gvitn"></nobr></track>
<tbody id="gvitn"></tbody>
      <option id="gvitn"></option>
      1. <progress id="gvitn"></progress>

        <object id="gvitn"><pre id="gvitn"></pre></object>
        <track id="gvitn"><span id="gvitn"></span></track>
        <nobr id="gvitn"></nobr>
      2. <track id="gvitn"><div id="gvitn"></div></track>

        陳有西的沉默

        2015-03-01 22:18:01閱讀:15330次

         

         

         

         

         

         

         

         

         

         

         

         

         

         

         

        陳有西沉默了

         

        林先森

         

        (2013-12-31 09:19:36)

         

          律師陳有西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這些故事因“李莊案”、“夏俊峰案”、“李銀槍案”,加之近日備受新聞媒體關注的“合影門”、“王功權案”,使得故事情節益加豐富多彩、扣人心弦。陳有西自2010年開通微博以來,粉絲蜂集,已達30萬有余,且關注他的群體中不乏“有份量”的人,“網絡大V”成色十足。
          
          告同胞書
          
          “李莊案”讓更多人知道陳有西。陳有西因代理李莊案雖然一時蜚聲中外,也因最早公開對重慶打黑中公開否定律師制度、違反法律程序的做法提出質疑,也受到非議。反對的聲音不僅來自一些擁護重慶當時政策的人士,同樣地,在“薄王事件”后,反對的聲音也開始來自同行。
          
          同行對于陳有西“李莊案”二審中的辯護頗有微辭,稱其“不夠專業”,“愧為專業的刑辯律師”。其中,北京大學教授陳瑞華在山東律協演講中,直接評價陳有西和律師高子程在李莊案的辯護問題較有代表性,稱律師不能在被告人認罪時做無罪辯護。
          
          陳瑞華認為,在二審期間,被告人已經當庭認罪,律師仍然按部就班地作無罪辯護,是律師的敗筆。最正確的做法是申請法庭休庭,律師和被告人進行溝通,爭取重新達成辯護共識,達不成共識的,可以考慮退出辯護,避免出現被告人和辯護律師就案件罪與非罪問題南轅北轍的尷尬。
          
          當然,在刑辯實踐中,被告人認罪而律師作無罪辯護的案件也非僅此一例。
          
          陳有西對很多網上非議一般不作回應,但對有影響力的專家的觀點則非常重視。陳瑞華的演講則無疑給正處于“四面楚歌”的陳有西提供了一個突破包圍圈的“可乘之機”。在陳瑞華演講后不久,陳有西在其博客上公開發表近5000字的博文《李莊案辯護失敗嗎》,直面回應陳瑞華的質疑。
          
          這顯然是一篇醞釀已久的博文,博文不僅對陳瑞華的說法做了詳盡解釋,還順帶對媒體不實報道、民間“以訛傳訛”的一些言論作正面澄清,甚至不客氣地指出,“教授畢竟是書生”。這篇博文很好地建立起了“陳有西根據地”,打響了其“橫眉冷對千夫指”的翻身戰。“沉默中的爆發”赫然奏效,儼然一個“告同胞書”。
          
          愛莫能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3年5月9日,遼寧省高級法院對沈陽小販夏俊峰刺死城管案宣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夏俊峰因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9月25日,夏俊峰被核準該死刑。
          
          本案中,夏俊峰的行為于不少民眾心中,有可原可憐之處,不少網友抱著一線希望:夏俊峰或可保住一命。然而,經過兩年的“復核審查”等待,法院還是維持了原判。加之媒體對夏俊峰兒子繪畫天賦的報道、夏妻張晶在“夏案”宣判前后頻在微博上表達“思夫”之情,網民的情緒難免受到感染。
          
          當陳有西在微博發布“終無力回天謝絕采訪”之語時,終于引爆了無數網民的情緒,“律師放棄”、“律師無作為”論者比比皆是,人們把矛頭轉到圍剿陳有西。于是,陳有西又一次成了靶標。“陳有西抹殺了夏俊峰最后一絲希望”,一位網友甚至如此直言。
          
          民意所向的刺激,網民情緒的失控,讓陳有西坐不住了。陳有西寫了長文《夏俊峰該不該核準死刑》,詳細地回顧、評析了夏案的辯護過程。其實,早在受理夏案之時的二年多前,陳有西即接受了“酷六視頻”長達1個小時的采訪。
          
          談話中,陳有西堅定地指出了本案正當防衛不能排除。發現了確鑿的關鍵證言的偽證問題,網友所謂的失誤說,律師都考慮到了。一審律師做了有罪從輕辯護,律師所舉的證據被否定,二審律師作正當防衛無罪辯,一年多后維持終審死刑。陳有西接手死刑復核辯護后,組織了四位律師辯護組,到現場進行調查,發現了關鍵的偽證證據,向最高法院提供了五份新證據和數萬字的辯護詞。法官面見律師,二年半一直沒有核準。但最高法院換屆后,到底還是核準了死刑。陳有西文章詳細地闡述了不能核準死刑的事實、證據和理由。他始終認為死刑核準是錯誤的,是受了不問因由同態復仇觀念的影響。
          
          休博以正身
          
          “夏家風波”后不久,學者司馬南在其微博上傳了一張與陳有西的合照,再次讓陳有西陷入交詈聚唾的困境。
          
          “因替李莊辯護獲得公眾名聲的大律師跟‘薄王悍將’握手言歡,還沾沾自喜,自以為得計。這個時代真是比電視劇還好玩。”某網友的評論反諷意味十足。
          
          同時,作為同行的律師李方平也不乏痛心疾首之情:“陳律師接手功權案,應該明白該案的象征意義。你和一個強烈批評憲政,支持打壓志士仁人的國家法西斯主義代言者親密合影還交口稱贊,如此公眾行為必然降低功權案的社會關注。但愿我是錯誤的!”
          
          與此同時,陳有西的微博粉絲也紛紛取消了對他的關注,有粉絲氣憤地說:“司馬南即使給我下跪,我也不會與他合影。”也有的粉絲告誡陳有西會倒霉,讓其自己看著辦。
          
          然而,或因“合影門”而深陷泥淖中的陳有西,似乎展現出了獨立特行的派頭,甚至還有些“昂然自得”的韻味:“昨在京應邀赴朋友聚會,首遇司馬南,談吐得體隨和,不像網上面目可憎,他發了一些合影。一些人稱取消關注。袁裕來、李方平都發聲異議。可悲的境界。我感謝關注我的人,但確實對粉多粉少從未刻意追求。注意了下昨天數據,批評的20來條,贊同的1300多,增加粉絲1100多。沒掉粉。誰應思考?”
          
          陳有西的此番“自圓其說”辯說已是強弩之末。在微博上經常與陳有西互動的某高校法學院教授徐昕推翻了陳有西的“增粉贊同說”:粉絲增加有各種因素,比如最近我和袁裕來律師就莫名增粉,對影響力毫無幫助,卻可能增加風險。
          
          面對已回天乏術的窘境,陳有西“終于”沉默了。
          
          2013年10月15日06:49陳有西以“淡出微博”為題發表微博:開博三年多發言2萬余有28萬人關注我,從未被限制發言。感謝新浪給我這個發言交友平臺。感謝所有關注我的朋友。中國哲學盈滿則虧,樹高風疾,近來一些事件讓我感到占用社會資源太多,我要承受的也太多,無論如何理性平和獨立,都會動輒得咎。不若少言,完成幾本書稿。自動休博,做個讀者。
          
          陳有西的這招“休博殉情以正身”殺手锏無疑是“魚死網破”的做法。
          
          在微博的世界里,每個賬號都代表了一個生命。微博樹立了個人形象,它因不時的“微”評論、“微”觀點而變得鮮活。陳有西的“淡出微博”,讓粉絲們扼腕痛惜。
          
          “不要呀,陳大律師!”微博賬號為李世林aivial的粉絲說,“我微博開通的第一時間就關注你了!現在還記得2010年你來西北政法大學演講的畫面,還留有幾張照片。從你的每一條微博都能學到很多關于法律的知識和做人的道理!你很理智,有自己的立場,何必就因為少數不喜歡你的人而改變自己呢!他們不喜歡你,正是因為你優秀,剛正不阿,才產生嫉恨。”
          
          微博賬號為慎博一生的粉絲在表達惜別之情后,對下次的再聚充滿了期待:“大律閉關總有其深遠考量,相信有西也不會忍心遠離眾多博粉。我們就當分別為了更好的相聚吧,并祈:有西順利安康。”
          
          陳有西對方圓律政記者說:“很多事實真相都已經被扭曲了。但現在還不想去說明,也不會永遠沉默,對上述事件,到時都會作個客觀澄清。現在,還沒有時間精力。讓人們先去見仁見智吧。”

         

        琪琪影院网2019